1. 首页
  2. 法蓝甲

十博怎么样_关于《苏文纳和她的儿子》的一封信

原标题:关于《苏文纳和她的儿子》的一封信

点击标题下「云南政协报社」可快速关注

云南不仅是个多民族的省份,而且历史悠远,有着自己的民俗文化和语言文字。单从有文字的记载来讲,就留下了诸多丰富多彩的民间传说和长篇叙事诗,有的还被改编成戏剧和电影,它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束奇葩,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价值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经有关部门组织人力收集整理,大都陆续出版,如傣族叙事长诗《召树屯》《葫芦信》,纳西族史诗《创世纪》、叙事长诗《玉龙第三国》,撒尼族叙事长诗《阿诗玛》等等。

我父亲刘澍德生前在创作之余,参与过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史和文献整理,曾陪同瑞典作家代表团深入到景颇山寨实地考察。应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会之邀进京进行过研讨,平时也有通信往来,投入过不少精力。这些,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。从他留存的一些记录来看,有的是描述田间或生活中使用的器具、衣着服饰,也有民间口头传说或真实的故事。这部傣族叙事长诗《苏文纳和她的儿子》,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。

老文联单位搬迁时,发现在父亲的旧衣物里裹夹着一封信件,无封皮,单页,已污渍斑斑,残缺不全。从信的内容来看,大概是写给中国青年出版社的。信是底稿,因听母亲讲过,有些信件是由她誊写后才寄出的,这封信也许就是。当时,该出版社正在酝酿此叙事长诗的出版,信中这段叙述,可作史料供后人参考。信的全文如下:

总编室同志:

前寄上《苏文纳和她的儿子》的校样,谅收到。

《边疆文艺》已刊出,作□修正不多。我又看了一下,作了些修正。寄上,供你们参照,以便作统一的定本。长诗我曾参加一点整理和润色工作,现在看来,有些章句(只是少数)仍□能“惬心贵当”。但由于是集体的东西,不便作更多的改订。你们在发稿时,可以在□些文字(认为不完美处)进行一些斟酌,然后寄来校样。最好请十发同志(注:画家程十发)插图,会给长诗生色不少。

再,长诗后半部暂不加入,可以争取快些出版。因为云南出版,也在准备出版中。

《边疆文艺》的插图,很不完全,而且也没选诗中精萃之处,这样插图,非第不能为作品增辉,有□□□□累赘。

专此,祝好!

刘澍德

得信后,希望将你们决定,□□!

为了这封信,以及对于这首长诗的整理来由,我特意找出父亲在文革时期写的《关于创作的检查》,把其中涉及到此诗的部分摘出,从中提供了整理过程中的片段:“这首长诗是由佘仁澍整理的。因文字略嫌粗糙,袁勃(注:时任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部长)就让我助余修改。我看过后,提出个问题:“整理这部长诗具有什么意义?” 袁勃就说:“从前傣族姑娘和别人恋爱,往往怀孕之后,遭到遗弃,悲剧的结局是:婴儿被弃,女人终身不得嫁人。这首长诗既颂扬了苏文纳,也给她的儿子吐了口气。这对于傣族是有反封建作用的。”在去北京开会时,袁把长诗稿带到北京,到了晚上,我们既不休息,也不参加晚会去看节目,坐在宾馆里,逐句逐字的推敲斟酌,就把长诗改成了。

记得有次在省文史馆遇见朱惠荣先生,他对我说:“你父亲留下的东西,哪怕一页纸,一行字,都是有价值的。”此言不假。

(作者单位:昆明市五华区监察委员会)

云南政协报投稿邮箱

基层政协稿件请投邮箱:ynzxbgdzx@163.com

公、检、法、行政司法相关稿件请投邮箱:ynzxbfzyn@163.com

文史、文学、鉴赏等副刊类稿件请投邮箱:ynzxbrwyn@163.com

新媒体部投稿邮箱:ynzxbxmtb@163.com

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falan/25583.html